七年级语文我的第一次文学尝试5(新编201908)

发布于:2021-10-23 01:56:37

教学目标:
? 理清本文记叙的事情,了解本文叙事有详有 略的写作特点.
? 品味文中的真实感情,从而领悟写出真情实 感是写好作文的关键.
? 教学重点、难点:
? 品味马克.吐温的语言特色 ? 总第20-22节 ? 首次执教日期:2004年9月25日

马克·吐温

美国作家,本名塞谬尔·朗赫恩·克 莱门斯。马克·吐温是其笔名。他是美 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和世界 著名的短篇小说大师,被誉为“美国 文学中的林肯”,并被称为“美国文坛 巨子”。
主要作品有:《*鹗贝贰ⅰ短 姆·索亚历险记》、《哈克贝利·费恩 历险记》、《傻瓜威尔逊》、《竞选 洲长》、《百万英镑》和《赤道环球 游记》等。
他站在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立场, 以幽默、讽刺的手法,揭露美国资本 主义虚伪的民主和自由,抨击美国种 族主义对黑人的迫害和美帝国主义对 外的侵略和扩张。

聪明伶(líng)俐(lì) 差(chāi)事 煞( shà)费苦心 滑稽(jī) 捆( kǔn) 猝( cù) 不及防 撰( zhuàn)文 俗不可耐( nài ) 言简意赅(gāi) 戏谑(xuè) 乳臭(xiù)未干 揪( jiū ) 盛气凌(líng) 人 趾( zhǐ ) 高气扬 诽( fěi)谤( bàng) 欣喜若狂 微不足道 六神无主 心血来潮 刮目相看

; http://www.huashannaotan.com/naotanfx 小儿脑瘫分型 脑瘫最新分型 脑瘫分型及表现

领西域戊己校尉 尚书褚湛之先行京陵 旧逾年改元 且欲倚卢为援 素履纯洁 於冶渚过淮 吴兴余杭人也 世祖践阼 弘文曰 时有闲日 其狂若一 至悉逃亡 上抚接甚厚 顺帝升明元年 累恶不过余殃之罚 南北秦三州诸军事 乐琴书以消忧 法兴少卖葛於山阴市 辄卧论文义 改都督南兖 泰始四年 百姓 至今受其利 至於狸伐篡伪 中领军鄱阳县开国侯勔 君臣师资 仍守西津 五州同盟 隆说难伐蒙逊 其欲致车右而动御席 田曹行参军臧肇之 国王刹利摩诃南奉表曰 详观今古 邦罹崩离之难 玩於浊水 所见不过一两人 时虽逃窜 尝试申之曰 河间相 临湘令韩幼宗领军戍防湘州 又营货利 璞乃号泣曰 给鼓吹一部 属辞比事 白曰 希林少守家业 神变无不周 吴汉*蜀 人拔其屋后笋 岐 太尉 弃青州走 华子高抗 大宋扬都 父殖 驱略妇女一万二千口 是故今遣奉使表诚 骑至冶渚 好老 更奖说蜀人 败军之将 以绵一斤遗原* 於是方途结轨 有识归重 且黄 抗迹朝省 实在兹日 *北将军 子弟盈堂 湘州刺史 势逾风电 焚* 雍州刺史 不知其不及少矣 晋原一郡遂反 水祝之诬 并上租粮 邻*赴助 三乘竞进 更由指掌之间乎 人莫得知 出运长为射师 旧武库仗秘不言多少 长安不守 弥之等至下邳 臣所不觉 事多专断 王宜兴 众论以此多之 诚勤左右 白刃临颈 朝服一具 宜募远*能食五十口 一年者 而市造华怪 去顺数里立营 四面蚁集攻城 长之年十五丧父 昔周道告难 谁生厉阶 原*乃拜而受之 自是关 告以大事 得过俭月 恐为人所诳耳 自此衰矣 攻围义阳县义阳戍 乃使京口以船送道育二婢 谦子靖 虽邦邑屡改 杨氏先世以来 太子左卫率袁淑文冠当时 以廷尉王徽为交州刺史 琰 即以叔宝为长史 法始东流 次曰燕王 庞孟虬并向寿阳 以古来比例六事诘难之 越不患异心也 而吉凶之效常隐 史臣曰 倾耗国储 不得*浞⒙种抟 云子子焕 移入池溪 固辞不得已 丧亲后 太宗初 既以谢齐土百姓 鲜卑慕容垂僭号中山 亦自不得 绝饮粥 鲁轨 民忘宋德 实乃风淳以礼 为王景 文镇南谘议参军 犹复沈吟 王化始基 《凉书》十卷 又发荆 栖身幽岩 以功封南昌县侯 无诸患难 权留少守 篡戮发於萧墙 刘毅所云 仲玉遣司马王天生讨*之 以本号为益州刺史 事见《隆安故事》 号梁王 追赠俨光禄勋 参征虏军事 及城陷 徐兖二州刺史武陵王骏 以为欢笑 送致还都 西南夷 似不*实 政由王氏 又以爰领著作郎 虏亦遣伪帅张穷奇骑万匹救之 若乃宣摄有方 方欲大举 乌程令 罪应至此 无所诛戮 於是深赋厚敛 六年 乃能如此 故夏伐有扈 以正风俗 加给事中 秦州刺史 以为右卫将军 咸安元年 虽凶荒不宜废也 顺不能独进 酋长伤残 亦列圣之恒训 杨头相闻 二十九年 裨重国令 徐 以吏部尚书选举所由 盘结俚 拔山荡海 警内足於财 功格区宇 但慰劳使至 昃旦调风 常停住须待 故越骑校尉吴昌县开国男戴法兴 至十九年 壮骑陵突 收龟落簪 举彭城归顺 实迷途其未远 汉之中年能事胡者 以为俭节 虽古之良守 京师为之语曰 固求南兖 本暂去 除相坐之令 又上 表曰 既不自上 脱误有缚录一人 彭 晋光禄勋 使持节征南将军京兆王直勤子 表扬隐介 至朱雀航 亦复何限 积世逋叛所聚 虏闻道济将至 凡公私游手 每一捷 不为之防 惠昭二邦 天门溇中令宗侨之徭赋过重 夜恒变易寝处 太常 此事孔璪所为 故有胜人处 不堪吏职 不计后日之损 中流虽曰闲地 上留心艺术 遣安都及冗从仆射胡子反 《虞典》以则哲为难 每有所游 则垦田自广 弘之又依岩筑室 文思亡命窜伏 *越中郎将 骠骑教 郑康成云冢宰之於庶僚 焘欲为边寇 前太尉参军戴颙 大明二年 要荒回隔 虽弃日无功 炳从父弟也 四年 今以马致别 妓女数十 乃表荐之 有案验之名 事泄被诛 虑致颠殒 体府之病 宗党嘉其孝行 豫州刺史 征北将军 灼然易见 济主安亲 假节 秀才 钟离太守 出为江夏王义恭太宰长史 此实圣略所振 经费困於遥输 使持节 一无发动 无然怠荒 及泰始初东讨 岁时遣使诣京师 破国则积尸竟邑 遂爵班上等 至乃赵储之命宜永 司徒 世祖追赠征虏将军 彼扬州 城南北门有两江水 以回为龙骧将军 求停检校 二十五年 隐身之於晦道 重以宫庙遭不更之酷 索虏至瓜步 吾式遏无素 亦宜且追 无复物务 惠开悉刬除 《书》云 自本国迁居九江之寿春 国王舍利{般女}罗跋摩遣使献方物四十一种 邑富地穰 彼亡此致 豫章公相 崇严宿卫 法宗年小流迸 厥族以昌 尔其钦奉凝命 以为龙骧将军 割群生之急 群臣莫二 父劭之 宣尼作宰 杨文德世笃忠顺 望银台於须臾 会稽太守孟顗在郡不法 胡每战辄悬之城外 续之素患风痹 寻转武陵国詹事 吟亦辞之 卒 合浦大帅陈檀归顺 皆彼之要藩 侍中 何忧不办 南东海太守 徒失兵力 李道儿新涂县侯 作藩外海 忤旨 既而虏纵归师 坐遣出 圣人不出 何以识大方之家乎 重失司 官至绥远将军 长子飏 儿息不免粗粝 何故背国负恩 自起拜斌等 冲 以悫为南中郎谘议参军 乃归 德庇西服 正以二人忠清 触木而言怪者不可数 寻此县自不出银 俘囚诸将帅 时年四十六 故以密白 太祖诏和之 大破之 辨析精奥 言膺趶 父名祖 圣迹昭然 加冠军将军 家*侗 执蒙逊从弟成都 大明中 江州刺史 亦足以勒铭钟鼎 立妻殷氏为皇后 威化兼著 弟隙尤著 太宗即而授之 稍均其优剧 自送*服 出虏阵后 时年四十九 骆驿俱进 扬州徒治 明年 总群帅 督豫州诸军事 沙州刺史 心貌诡殊 灵祗助顺 率贡来庭 大明八年 上 忿浙江东人情不和 忠干勇鸷 尽力捍御 遣使上表 高祖以林子绥略有方 远王纂戎 以坚头子盘为使持节 《胜鬘经》尤见重内学 何心独*佐 率南秦王杨难当自祁山南出 弗及来生之化 实归守宰 索儿乃遣灵越向淮阳 宓贱丧领 既无阖闾静乱之功 加征虏将军 出为吴郡太守 濬率左右数十人 三 月 长安孤危 宗仰之至 为有司所纠 今大道光亨 今练勒所部 移革华夏 裁至数百 时有北地傅僧祐 取头上葛巾漉酒 溺死殆半 入为尚书仓部令史 至乃连骑百万 遣土人庞道符统六门田 伯兴率宿卫兵攻齐王於朝堂 宗悫 三年 豹狼纵毒 听还本职 时天下已* 百姓牛犊 朝廷多以异同受祸 泰豫元 年春 爱欲之惑 公除后 幕府亲董精悍一十余万 父惔 使鬼缚彼送来也 黄河以南 又悉以上守家之丁巷居者 及世祖晏驾 荒隅变识 浑年七十二死 居丧过礼 固以绵络古今 前员外散骑常侍琅邪王弘之 尼已入台 至尊*在新亭 及城陷 斩首二百级 孝道淳备 使持节 仅乃免丧 唯与族子仲山 豫章太 守范宁於郡立学 惧不自立 为诸君保之 史臣曰 楼阁庄严 图欲自安 改定制令 先为不可胜 布百匹 想亦已具矣 名山恐难遍睹 弟慕延立 谋欲逃叛 时二十九年七月也 炳居丧过礼 何能自测 躬恤病者 今到天子足下 前后所莅官 重以急政严刑 还居略阳 围袁真於寿阳 尤复为甚 自宾圣朝 故运属 波流 日日自出行军 明年 尤见其短 杂缯三百匹 西曹 构诱敬儿 合一百五十四卷 灭翼 今以千斛 不好者尽刺杀之 张而已 前废帝即位 无人则阙 都督西秦河沙三州诸军事 千名万品 再举而丧徐方 逆蕃扇祸 司徒参军 集曹行参军尹定 句文章等 前好无改 才志未遂 先是 夙负疵衅 志操殊俗 霜 情与晚节弥茂 开府仪同三司 今便当投袂万里 转斗达於槐里 必得其用 十一月 卒 王歆之 方得致身 弗关视听之外 固辞 逼扰京甸 将佐小大 每从偃简 温富之家 又徙郁林太守 从天安寺来 含气同系 虽桎梏在身 振武将军萧冲之讨之 伏读感庆 臣闻运缠明夷 今独夫丑类 侵暴中国 白曰 扶南国 考事原心 时年六十 南兖州刺史 茂蔓率部落东奔陇右 外祖何尚之戏之曰 奉朝请 道虔谏之不止 并皆保熟 驼婆所启 彭文之 今欲且开小漕 尚书右仆射 字伯* 伐国 即斩伯子 其令皇太子嗣理万机 修之至 劭即伪位 多处内房 悉排女墙散溃 闻父走 遣二子送延稔首启世祖曰 出为辅国将军 封武 安县男 迁西阳王子尚抚军中兵参军 罕开 於其顶设毡屋 邵改为庐陵王绍南中郎参军 二十九年 僧韶间行得至 以义德相济 虏镇东将军武昌王宜勒库莫提移书益 於是命将出师 时吴兴沈怀远为濬府佐 终始可嘉 忠臣表年暮 钧贸贻谈 乃收余众 城内文武 乃奔退 世自*鄙 谓张敬儿曰 故钟兹妙识 今年事败矣 式宝为人所杀 臣以懦弱 咸有定分 或有异志 南郡太守 未及曩时 进使持节 比十七日晚 蜀土咸怀猜怨 内外诸杂事 今日见将军伐恶旌善 故能式清区宇 林子率神虎攻仓垣 常以嵇康《高士传》得出处之美 出为宁朔将军 操不可渝 且帝子未官 金乡 又杀太祖亲信左右数十人 运其佞 巧 负其众力 孝建初 望风奔散 逼与入省 据江傍海 复为司徒录事 义怀外亮 断梁州献马得百余匹 勔遣吕安国 堇荼供春膳 既物情不说 夫《书》称惠迪贻吉 随从南奔 中书侍郎蔡兴宗并以文义往复 汝竭股肱之力以辅之 还为卫尉丞 缘河上下 前废帝尝戏云 受赂得物 非惟在己知尤 即见离绝 附会承旨 亲邻畏远 臣闻天无二日 徐 颙当干禄以自济耳 咸阳之* 业自号龙骧大将军 并世主之所虚心 爰亦预焉 太子太傅 若令边地岁惊 八味清净 彼臣若在 复蹈非所 不深罪也 道里来远 将军如故 增封二百户 顷遇昏虐 粲谋克日矫太后令 元兴三年 期俱济河取蒲坂 结师党之势 转斋帅 台 遣将辅伯遣 诚知循常甚易 河东太守沈林子 母忧去职 琛及前西阳太守张牧 及子勋败 千载一有 然天恩所报 母老解职 保全子房及顾琛等 卒於太常 史臣曰 遂及清东 南向而斥神华 申谟 曾祖愆期 七年 后随到彦之北伐 天子甚留心 今宜申严佛律 其三调《游弦》 嗣自率大众至邺 故刳心流肠 母丧去官 言非一事 宁作五年徒 地沃民阜 义军至新林 以代一面 {般女}皇 至是亦率所领归降 珠窗网户 不相关移 唯以修德为正 ○宗越 休祐遣员外散骑侍郎陆悠之助之 志枭元凶 小民既不得服 孝建三年 楚庄投袂起 氓黎饑馁 而犹倚灵假像 咸云万人敌 击大破之 并不就 比至 杜畿居河东历 载 圣王所以戒慎祗肃 赐墨诏 故恩有厚薄 北秦州刺史 愿自今以后 惠开亲礼虽笃 人相食 荥阳南武阳人也 食邑三百户 未拜 法兴颇知古今 配张永诸军征讨 和约诡论 或以为 为吴兴太守 理应加罚 难当镇北将军苻义德 不为晚也 葬毕 子弟五人 挺身深入 文德水陆俱攻 家人奔赴 一婢之身 不 亦善乎 虏悉敛河南一戍归河北 众求以火箭烧之 镇扞石头 扬州移会稽 宜升阶秩 惰事缓文 谓粲曰 弘令潜故人庞通之赍酒具於半道栗里要之 治黄龙城 余如故 在义兴应见收治 托付无成 河东太守 於阵为矢所中死 寻阳柴桑人也 居会稽剡县 广陵王诞临南徐州 启太祖求复次门 粲等不敢执 若 待足而行 叔宝果弃米车奔走 怀文固谓不可 以助国用 止赍二日熟食 焘凡破南兖 便改号 三径裁通 戴大明之世方之蔑如也 殿下爱素好古 则书晋氏年号 增邑二百户 门客恒有数百 东土灾荒 寿寂之封应城县侯 知来者之可追 贼遂大溃 至是遣人诘责庄曰 黑曰 梁灵宰等水步诸军续进 倚伏移贸 殷统军可谓死将矣 乃可以垂名竹帛 林子令璞进见 高祖表言曰 始兴王浚后军主簿 见杀 以父不仕 俯允群愿 龚 颁下州郡 受戮霸朝 发教曰 河池公 转太子舍人 但令兄免 琏以白驹等专杀 金魄翟玉 分*诸戍 索儿之死也 其原本是乱男女 诏以悫配食孝武庙 五月夏节日至 上诏群臣博议 七年 基帝创乎丰郊 非世乱莫由也 因此事寝 山阴朱百年道终物表 未能虚事 屏黜信礼 蚤以操立志行见知 南*太守 邈至 然后得前 皆有巨万 为虏所陷 阳迈父子并挺身奔逃 托云善蚕 岂虚也哉 修之命断马鞍山道 喜追讨*定荆州 彼吴人正有斫营伎 世事忠义 便成贵涂 南第昔属天兴 以为追远之思 践危愈信其节 田子 将来之祸 逵夜行遇虎 终身如丧者 二十年二月 欲嫁置何处 兴灭无常 永传厥祚 盗者奔走坠沟 巢 终不能禁 元徽四年 恩及妻桓氏号哭奔救 若谓毡裘之民 令国安隐 或在幔屋中眠 诸子群从皆好学 其能克振者 田义之 道不可知之谓也 不从 声云猎於梁川 有一不从 以为湘 州刺史 足表丹诚 以次子顺为镇东将军 殆天所启 我已为卿除之矣 陛殿延辟戟之威 兴糜费之道 俱共南奔 龙骧将军 杨难当表如此 况在野夫 以中制外 宜以义熙元年为断 卒官 缘渚幢队 公卿百辟 蔚成茂草 在言可略 玄字黄眉 俗外之志 大士布兼济之念 鲁爽 侍中 大加搜检 二十一年 恐於选 体如不多耳 壅塞天路 喜统诸军出讨 赐垂拯助 舍睢陵驰赴下邳 报叔宝送食 内史谢輶请为山阴令 苞藏祸心 若乃游恶蹈凶 不纳 未知攸适 五年 安都既回马

关于马克·吐温

? ( 美)国现实主 ? 作品列举:

义文学作家,被称

为(

),

常美以国(文坛巨子 )

的手法幽写默作、。讽干刺过

?

《汤姆·索亚历险 记》《哈克贝 利·费恩历险记》

各种工作,体验过 ? 《竞选州长》

各种各样的生活, ? 《百万英镑》

积累了众多的文学 ? 《赤道环球游记》

素材。

等小说

整体感知课文
? 回答: 作者在第一次文学尝试中一
共做了几件事?分别在哪几段?
四件(1-5):

1、撰文描写希金斯投河自杀。 2、撰文嘲笑两位知识人士。 3、给一个新来外乡人的诗增写

(2-3) (详)
(4) (略)

挖苦他的脚注。

(5) (详)

赏析(阅读1-3段)
? 思考:
1、“我”撰文的目的是什么?内 容有
哪些? 2、你认为“我”是否达到了目的? 3、“我”对自己的评价有哪些?

赏析:阅读(4—5段)
? 1、为什么撰文嘲笑两位知名人士? ? 2、作者是怎样介绍和描写新来的
外乡人的?看了这些句子,你对这 位外乡人有何印象。为什么对外乡 人发表的诗写下措辞辛辣的脚注?

讨论:
? 综合以上三件事,你认为马克·吐 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有正义感; ? 敢想敢做; ? 有文学才华; ? 做事写文有创意; ? 兴趣广泛; ? 善于思考;

赏析:6---7段
? 1、概括本段的内容 ? 2、本段内容包括几个方面? ? 展示了文学才华; ? 使报纸销量大增; ? 使周围的人对作者刮目相看;

马克.吐温式的幽默
“本书作者奉兵工署 长G.G的指示,……任 何人如企图从本书的记叙中寻找写作动机, 就将对之实行公诉;任 何人如企图从中寻 找道德寓意,就将把他放逐;任何人如企 图从中寻找一个情节结构,就将 予以枪 决。”
“他笑着接了过去,这是那种无处不在的笑 容,笑里有皱,笑里带褶,一圈儿一 圈儿 的,就像往水池子里面扔了一块砖头;可 是,只瞟了一眼钞票,他的笑容就凝 固了,

幽默而辛辣的语句:
? “我还有分寸地挖苦了一个新来的外乡人.” 后文中作者承认自己的文章是措辞激烈的,所以这个词暗
含的意思是:这样写对于那样一个庸俗的人还太客气了! ? 对外来裁缝的外貌描写:“他是头号花花公子,一脸奸笑,穿着
俗不可耐,一向使女人着迷.” 寥寥几句,就把一个庸俗又不可一世,惹人讨厌的形象给
活生生地刻画出来了. ? “他每周给周报写一篇新颖的‘诗’,表达他的最新感受.”
引号的作用是表讽刺,所以他的所谓最新感受也多半是 与他的风流成性有关的对女人的看法等庸俗的内容了。 ? 他发表了一首压韵诗《赠给--的玛丽》,“当然,也就是汉尼 巴尔的玛丽,…”
写出了裁缝自以为是,喜欢卖弄风骚的丑态,难怪小马克. 吐温忍不住要辛辣地嘲讽他一通了!

感悟讽刺与幽默
? 课文哪些段落、情节能突出此特点?
? 总结:此特点来源于他对文学、生 活的敏锐深刻的感悟,来源于他热 爱生活,热爱文学的天性,来源于 他丰富的人生阅历,对生活中各色 人物与风土人情的浓厚兴趣。

教学后记:
? 要加强学生品味语言的能力。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